前瞻 | 2019年中國數字經濟行業市場現狀及發展趨勢分析

2019-08-20 15:03 來源:學習時報
瀏覽量: 收藏:0 分享

  加快發展數字經濟 補齊數字科技短板迫在眉睫、刻不容緩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數字經濟發展,習近平總書記多次作出重要指示,強調要大力推進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發展數字經濟、共享經濟,培育新增長點,形成新動能。黨中央、國務院先后出臺了網絡強國、寬帶中國、“互聯網+”、智能制造、促進大數據發展、人工智能、軟件等一系列重大戰略、規劃和舉措,提出明確要求。貫徹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加快發展數字經濟,補齊數字科技短板,迫在眉睫,刻不容緩。

image.png

  一、中國數字經濟進入快速發展期

  當前,我國數字經濟已進入快速發展期,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等數字技術取得重大突破,信息基礎設施實現跨越式發展,實體經濟與數字技術融合態勢日益深入。

  1、數字經濟成為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引擎

  據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達27.2萬億元,同比增長20.3%,占GDP的比重達到32.9%,同比提升2.6個百分點。截止至2018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31.3萬億元,按可比口徑計算,名義增長20.9%,占GDP比重為34.8%,占比同比提升1.9個百分點。其中數字產業化規模達6.4萬億元,信息消費、數字經濟領域投資、數字貿易等需求活力不斷釋放。

  2002-2018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統計及占GDP比重統計情況

image.png

  數據來源:前瞻產業研究院整理

  (備注:2014年占GDP比重為26.1%)

  2016-2018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結構分析情況

image.png

  數據來源:前瞻產業研究院整理

  2、數字科技創新能力快速提升

  在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智慧城市、工業互聯網、物聯網、量子通信、5G等領域,以及實體經濟與數字經濟融合發展方面,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層出不窮,實現了數字技術與應用從跟跑向并跑和部分領跑邁進的新格局,涌現出一批數字經濟領域領軍企業。

  3、數字經濟發展環境不斷完善

  基本形成適應數字經濟發展的政策體系,相繼出臺了信息化發展綱要、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實施加快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專項行動,啟動數字經濟重大工程,進一步提升信息通信業供給能力、補齊發展短板、優化發展環境。

  4、國內外開放合作日益擴大

  世界互聯網大會、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等平臺影響越來越大,成為全球數字經濟高端對話、交流合作、成果展示的重要平臺。“一帶一路”數字經濟戰略合作與業務布局日益廣泛。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等區域數字經濟協同聯動、優勢互補日益加深。

  二、數字經濟發展面臨挑戰

  當前,數字技術以數字化方式實現不同方式的創新,基于數據驅動的新動能正日趨成為經濟發展的主力:

  一方面,數字經濟加速向傳統產業滲透,不斷從消費向生產,從線上向線下拓展,催生分享經濟、平臺經濟等新模式新業態,提升消費體驗和資源利用效率;

  另一方面,傳統產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步伐加快,新技術帶來的全要素效率提升,加快改造傳統動能,推動新舊動能接續轉換。同時隨著數據的開放共享,不同創新主體間有望打破“數據孤島”,盤活沉積的海量“數據資產”,從而挖掘并創造新的價值。

  尤其在“互聯網+”、人工智能時代,以數據、算法為基礎的創新產品和服務,以及信息基礎設施和物理設施數字化成為數字經濟必要的新型基礎設施。無人駕駛、城市大腦、智能家居、精準醫療等應用場景已成為技術與產品從實驗室走向成熟商業應用的關鍵一環。

  雖然我國數字經濟發展取得長足的進步,但與發達國家相比,仍存在較大差距:

  受外部環境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影響,當前我國數字經濟面臨的風險挑戰加大。基礎軟件、芯片、高端裝備、材料仍是嚴重短板。人

  工智能的基礎算法研究不足,操作系統、工業軟件尚未實現自主可控。我國數字人才87.5%集中在產品研發領域,大數據分析和商業智能等深度分析人才缺口較大。

  新型基礎設施支撐不力,超算中心、互聯網新型交換中心、大科學裝置、測試試驗平臺等相對缺乏,對數字經濟新發展的支撐不強。

  科學布局全國創新資源、梳理“卡脖子”技術清單并聚焦主攻方向、統籌形成合力來協同創新突破有待加強。

  三、發展數字經濟的對策與建議

  面對當前國內外嚴峻復雜的新形勢,必須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改革體制機制,保障資源要素,搶占全球數字經濟發展制高點,努力構建以數字經濟為核心、新經濟為引領的現代化經濟體系和現代化強國。

  1、全國統籌布局

  發揮各地比較優勢,統籌布局,協同發展,彰顯特色。統籌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等重點地區,發揮特色、增強優勢,形成在國際競爭中贏得優勢的新高地。統籌創新載體、人才等要素,加快建設國家實驗室,培育引進全球領軍型創新團隊,形成全球領先的研發實力。統籌數字產業化與產業數字化,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核心技術突破、新興產業發展、傳統產業數字化、新型貿易中心和新興金融中心建設、數據資源開放共享、創新生態建設、擴大開放合作等方面,全面扎實推進,形成整體優勢。突出世界互聯網大會、世界人工智能大會等全球性大會的特色主題,加強科技、產業與資本合作,打造高地,增強輻射能力。

  2、實施關鍵核心技術攻關計劃

  充分發揮在黨的堅強領導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統一組織實施攻關。由國家有關部門統一組織,從政府與企業兩個層面,全面梳理網絡信息、高端設備與工藝、新材料等數字經濟領域關鍵核心技術,形成科技攻關清單。由龍頭企業和科研大平臺分別牽頭,統籌全國相關領域有創新突破能力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研發平臺的創新資源,以及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等創新主體,開展聯合攻關。加大基礎研究投入,堅持長短結合,加快補齊近期短板,著眼長遠培育基礎研究能力。設立國家重點研發攻關專項,國家、省、市、縣和企業共同支持,形成合力,探索市場經濟條件下的舉國科研攻關體制。

  3、打造國家數字科創生態系統

  在全國范圍內統籌企業、高校、研發機構、用戶、資本、人才、政府、中介、環境、基礎設施等創新支撐要素,構建各方聯動的創新生態系統。建設一批具有世界頂級硬件條件,能夠吸引全世界科學家來華開展研究工作的大科學裝置。構建完善數字經濟領域開源平臺體系,如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加強前沿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布局,組織共性技術創新。引育數字經濟高端人才,突出“高精尖缺”導向,建立立體式人才培育體系,改善人才培養結構。

  4、構建安全可控的產業生態

  突出重點產業、關鍵技術,明確要求,落實責任,擴大新產品應用。支持整機企業牽頭,建立產業鏈上下游企業合作機制,組織材料、零件、部件、配套、整機等生產企業進行對接。強化基礎,鼓勵龍頭企業推出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服務器、PC、手機、云計算、物聯網等的操作系統,加快安全可控系統軟硬件生態系統建設。完善相關政策措施。

  5、改革完善體制機制

  深化“放管服”改革,加快政府數字化轉型,提升制度供給競爭力。推動數字經濟地方立法,加快清理修訂不適應數字經濟發展的相關法規政策。建立包容審慎監管機制,著力消除阻礙新業態新模式發展的各種行業性、地區性、經營性壁壘。強化安全保障,充分考慮國家數據安全與數字主權等問題。構建政府管平臺、平臺管企業、行業協會及公眾共同參與的多方治理機制,建立政府、平臺、用戶互動的治理模式。

  6.保障相關資源要素

  推動數據資源的整合開發、開放共享,政府與企業合力促進大數據創新發展。數字經濟發展所需的土地、金融、能耗、排放、財政等資源要素要優先保障,對比較優勢突出的地區要給予適當傾斜。擴大用地占補平衡的跨省統籌力度,探索用能權、排放權等的跨省統籌辦法,突破現行管理體制。根據不同地區數字經濟發展的迫切需要,加快部署互聯網新型交換中心和擴容國際出口通道、骨干直聯點等信息基礎設施,突破網絡瓶頸制約。

  (作者:高興夫 浙江省人民政府黨組成員、副省長 

標簽:

責任編輯:liudan
在線客服
11选5网赌哪个平台靠谱